热门新闻
展开更多

国内近百家公司盘点:细胞治疗太卷?那只是表面

2022-12-09 11:03

1. 早期,野蛮生长的细胞治疗赛道

2. 内卷,国产细胞疗法成长过程中的烦恼

3. 当下,细胞治疗细分赛道多样化发展

4. 结语

1
早期,野蛮生长的细胞治疗赛道
2017年是全球首款CAR-T实现商业化的里程碑一年,同时也象征着国内细胞治疗领域发展的开端。国内,复星凯特、药明巨诺在17年正式引进两款CAR-T大中华地区权益;这一年,传奇生物在ASCO 会议上用一组ORR=100%的临床数据震惊四座,也在年底与强生达成授权合作;CDE也在这一年承办了国内首批CD19 CAR-T细胞疗法的临床申请(银河生物、恒润达生、传奇生物)。
2018年,国内细胞治疗融资也进入井喷之年,在热钱的追捧下,国内的CAR-T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在医药业内曝光。
图1 国内细胞治疗融资情况(数据来源:动脉网,丰硕创投整理)
2021年,复星凯特、药明巨诺两款CAR-T细胞疗法相继获批上市,开启国内细胞治疗的商业化元年。但似乎也是一个时代落寞的开端:由于国内支付条件限制,两款先发的“天价”细胞疗法市场表现平平,先行者以身证明国内细胞治疗商业化的不易。有限的市场外加无差异化的竞争,一众跟跑的CD19 CAR-T项目还未见光就已默认被判了死刑。前几年被热捧的细胞治疗赛道,在“同质化竞争”、“商业化前景堪忧”的负面与质疑声中被蒙上一层阴霾。外加二级市场寒气传导至一级市场,融资窗口收紧,让曾站在风口上细胞治疗企业如今摇摇欲坠。
早期资本过热导致一级市场估值过高,恒润达生是其中一个案例,公司在21年4月完成C轮融资投后估值42.7亿元,今年11月计划科创板上市募资25.39亿元人民币。反观临床管线相似的药明巨诺,上市两年市值由首日82.76亿港元跌到如今不足20亿港元,恒润达生上市后的处境可想而知更令人担忧的是,恒润达生22年H1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有6647万元,而公司在21年、22年H1研发投入分别为1.6亿元、9964万,现金流严重短缺创新药研发本就是“烧钱”游戏,在没看到结果之前只能不断加码,恒润达生再融资输血刻不容缓。这何尝不是生物医药市场寒冬下,国内许多创新药企现状的折射。

2
内卷,国产细胞治疗成长中的烦恼
今年10月,复旦大学邵黎明教授在Nature Reviews Drug Discovery发表了一篇分析中国医药行业创新的文章。在被问到如何看待现如今医药行业中创新同质化,“内卷”的现象时,邵教授说到“创新同质化也好,内卷也好,更多其实是“成长过程中的烦恼”,毕竟我们医药创新的基础是相对较低的,成长总需要一个过程,不可能一步到位”。内卷,何尝又不是国内细胞疗法成长过程中的烦恼呢?
放眼全球,细胞疗法作为一类新的药物形式,在科学的角度上看来尚处于早期探索式发展阶段:吉利德用了5年时间将Yescarta从LBCL末线治疗拓展至二线用药(诺华FIC产品Kymriah折戟二线疗法);同样经过4年,CAR-T才从CD19发展至第二个商业化靶点BCMA;以及NK、TIL等新细胞类型,高效的通用现货疗法,实体瘤治疗等尚未征服的新领域,更是如此。
而且不容忽视的是,国内Biotech也在全球细胞治疗发展进程中取得的亮眼的成就:传奇生物的西达基奥仑赛凭借出色的疗效稳坐“Best in class”之位,市值也是细胞治疗股“一哥”。科济药业的CLDN18.2 CAR-T成为全球首个进入注册临床的实体瘤CAR-T产品,当前市值88亿港元(约10.5亿美元),与Allogene、Iovance、Lyell处于同一市值水平。

3
当下,细胞治疗赛道多样化发展
下图取自Adaptimmune公司今年8月PPT,绘制了当下主流免疫细胞疗法发展格局,以纳斯达克上市Biotech为主。可以看到,处于内圈商业化或关键临床阶段的企业寥寥,绝大部分企业的管线尚处于开发早期阶段(外圈),同时形成多种细胞类型与技术路径百花齐放的格局。
图2 全球主流免疫细胞治疗发展简图(更新于22年8月,来源:Adaptimmune)
我们通过动脉网、行业投融资新闻、公司官网等公开资源中,收集并整理了国内87家细胞治疗公司管线技术、融资情况等信息,看看当下国内细胞治疗领域的发展现状。
图3 国内87家免疫细胞治疗企业管线技术与最新融资情况汇总(来源:公开资料,丰硕创投整理)
先看产品与技术发展,如果说CAR-T同质化是早期阶段的缩影,那么积极探索创新疗法、多样化发展更像是当下国内细胞治疗领域的发展现状。对比早期的血液瘤领域自体CAR-T研发扎堆,当下国内企业在通用细胞疗法、实体瘤领域,或是NKTIL等潜力赛道都有了更均衡的布局。(下图为企业聚焦的技术方法在不同细分赛道上分布,这里不同赛道上可能有重合但不做细分,如实体瘤CAR-T疗法则在实体瘤、CAR-T都计一次
图4 国内细胞治疗管线技术分类(来源:公开资料,丰硕创投整理)
再看看融资情况,在医药二级市场长达一年半的熊市期间,国内细胞治疗领域一级市场依旧有亮眼的融资表现。根据不完全统计,21年下半年至2211月国内免疫细胞治疗一级市场融资达64起,累计60家公司披露融资金额约135亿人民币(具体事件可参考图3)。整体看来,在过去的一年半中国内细胞治疗的投资热情依旧,同时也趋于理性大额融资项目比较少,更多的是对早期项目的投资,金额集中在1-5亿元区间内。5亿元融资的公司为驯鹿医疗、原启生物、西比曼、艺妙神州以及科奕药业(科棋药业)。其中值得关注的有:
图5 21年下半年至22年11月国内细胞治疗融资金额分布(来源:公开资料,丰硕创投整理)
今年8月获得1.2亿B轮融资的原启生物(启明创投、和泉创资本共同领投),手握GPC3 CAR-T、GPRC5D CAR-T两款差异化产品,尤其是GPRC5D CAR-T在BMCA CAR-T治疗失败患者中获得获得100%的ORR以及100%微小残留病灶(MRD)阴性率。
今年9月获得1.2亿元A轮融资的西比曼生物(阿斯利康中金医疗产业基金、红杉资本、云锋基金共同领投),聚焦于肿瘤免疫细胞治疗以及干细胞治疗两大赛道,中美临床共同推进。
刚过去的11月,完成了首轮规模近五亿元人民币融资的科奕药业,其全资子公司科棋药业研发的全球首款TM4SF1实体瘤CAR-T目前已向CDE递交临床申请并获得受理,不过科奕还有一款IL-2融合蛋白候选药物也已经进入临床。
此外,我们也注意到不少获得生物医药知名风投机构青睐的早期项目,以及由中国科学家创立的潜力新星企业:聚焦于TIL领域的天科雅(3亿元融资,阿斯利康中金基金、建信投资领投)与君赛生物(1.5亿A+轮,凯泰资本、元禾原点);专注于通用细胞疗法的羿尊生物(数亿元A轮融资,创始人刘凌峰博士美国工作期间曾向Juno授予专利)与濒湖生物(近2亿元首轮融资,联想控股、君联资本投资);NK细胞领域有,中国免疫学领域的旗帜性人物田志刚院士创立的恩凯赛药,王立群创立的星奕昂(5千万美元A轮融资,辰德资本、礼来亚洲基金,夏尔巴资本、IDG资本投资)。董晨院士联和高瓴创投、辰德资本等机构共同创立毕诺济生物(逾亿元天使+轮),清华大学张永辉教授创立专注于γδT细胞领域的清辉联诺(1亿元Pre-A轮)。
仔细看图3中的融资事件,不难发现过去一年半国内细胞治疗领域融多集中在实体瘤治疗、通用细胞疗法,或是NK、TIL等细分领域,专注于血液瘤自体CAR-T早期项目基本没有。这是早期国内血液瘤CAR-T同质化竞争,在经历了生物医药市场融资寒冬期后,有创新、有差异化的项目才更容易融到钱,根本来说是技术发展和资本选择的共同作用的结果。


4
结语
正像邵教授所说的“在讨论内卷这个问题确实需要思辨清楚,不能人云亦云,就像大家总在批判me-too、me-better,如果是指做同样的靶点,虽然不是**个做,但能够找到一个真正差异化的点就是好的。竞争本身是一件好事,竞争过程帮助优胜劣汰,最终活下来的企业一定是更优秀、更有竞争力的,寻找真正差异化对企业而言也是非常重要的。”(引自:资料1)
从2017年到2022年六年时间里,国内细胞治疗既经历了早期资本热捧下的野蛮式生长阶段,也在技术发展与寒冬期资本选择下迈向多样化发展阶段。在过去一年半尽管医药市场悲观,但国内依旧有不少细胞治疗初创企业获得资本的支持,而且不光是资本,更多的科学人才也投身这一领域的研发。
传奇生物是国内细胞治疗最具代表性的企业,当下全球细胞治疗仍处于探索式发展阶段,给国内细胞治疗再多一些时间与信任,下一个“传奇”在上述初创项目中出现也不无可能。


参考资料



资料1、复旦大学邵黎明教授:创新药内卷,是成长中的烦恼(医药魔方)


来源:丰硕创投
声明:本公众号发布的各类文章重在分享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会处理;本文部分素材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观点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号立场